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穿成太子妃后有了读心术(顾翊钧苏璎宁)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穿成太子妃后有了读心术(顾翊钧苏璎宁)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甜蜜的炼金术,穿成太子妃后有了读心术(顾翊钧苏璎宁)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甜蜜的炼金术主角是顾翊钧苏璎宁的小说穿成太子妃后有了读心术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某月黑风高夜,她终于忍不住好奇把耳朵贴到男人胸口上。“爱妃在干什么?”苏璎宁按住他:“别动,我倒要看看你平日里都在想些什么。”

甜蜜的炼金术3

甜蜜的炼金术

举报
下载阅读

甜蜜的炼金术主角是顾翊钧苏璎宁的小说穿成太子妃后有了读心术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某月黑风高夜,她终于忍不住好奇把耳朵贴到男人胸口上。“爱妃在干什么?”苏璎宁按住他:“别动,我倒要看看你平日里都在想些什么。”

甜蜜的炼金术顾翊钧苏璎宁小说简介

甜蜜的炼金术苏小姐肤白腰细貌美,奈何行事暴戾,人人厌之,与太子新婚当夜便遭人毒死。
长安小百姓苏璎宁,一朝穿越到两年前这同名的炮灰太子妃身上,还是临死前夜。
穿越后的她有了读心术。她发现,那些人表面对着她笑嘻嘻,实际上都暗戳戳要她死。
二皇子脸色温柔,心里却是:【要不是为了扳倒太子,本王瞎了才会勾引她!】
柳家小姐笑意涔涔,心里却是:【太子妃之位只能是我的,很快,就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苏璎宁:.........我可去你们的吧!
然而面对太子时,她却每次都只能听到他冷漠嫌弃的心声类似:[呵],[哼],[……]
苏璎宁:.....还真是表里如一呢。
某月黑风高夜,她终于忍不住好奇把耳朵贴到男人胸口上。
“爱妃在干什么?”
苏璎宁按住他:“别动,我倒要看看你平日里都在想些什么。”
话一出口,她才惊觉,顾翊钧在黑暗中睁眼望着她。
男人轻笑:“孤在想什么,爱妃会不知?”
苏璎宁:“不,不知...”
男人翻身覆上,喑哑的嗓音落在她的耳侧:“在想你。”
被亲到哭的苏璎宁:??

甜蜜的炼金术穿成太子妃后有了读心术全文阅读

甜蜜的炼金术第12章 出卖色相
今日参加宴席的人里面,只有一位她没有得罪过。
那就是,不久前刚满四岁的十五皇子。说话都还说不利索,苏小姐若是连此等小儿都要欺负,那就真是畜生了。
难啊。
苏璎宁崩溃地趴在桌子上。
梳妆打扮好后,苏璎宁望着镜中的自己,心情一下好了些。
镜中人,眉眼如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论容颜,实在是极赏心悦目的。
其实苏璎宁的原身生得也很不错。只奈何家中贫寒,平日不能像那些千金小姐般拾掇,否则也是个美人胚子。
乍一看,镜中人的眉眼似乎竟还与原本的自己有几分相似。
这苏小姐家世如此之好,却不知珍惜。如今她变成了苏小姐,定要惜命,好好活着!
“小环,陪我到花园去转转!”苏璎宁想出去透透气。
盈儿在一旁听了,也要跟着她们一起走出去。
苏璎宁见盈儿跟着,停了下来,对她说道:“今日宴席还有许多事要忙,这里总得有个人留下。盈儿你先留在这领着宫人们忙活,免得容娘要帮忙了又找不到人。”
本来就是想去散散心,再带上一个让她曾经要毒死过她的人出去,岂不是更闹心了。
“是,娘娘。”
[这蠢货不带上我正好,待会儿就可以找机会先走了去见小姐。]
苏璎宁现下心情不甚佳,也懒得理会她的心声了。反正在这东宫中她也暂时不敢乱来,不用急着对付她。

走着走着,苏璎宁又到了书房前的池塘边。
又像刚来到东宫的第二日那般,苏璎宁坐在池塘边,对着水中的鱼儿发呆。
其实,做一只鱼儿也挺好的啊,自由自在地游,全然没有烦恼。
小环在旁边看得一脸担忧:[娘娘今日是怎么了?]
“娘娘,您是有哪里不***吗?”小环语气关切地问道。
对上小环满是担心的眼神,苏璎宁心情一下好了些。
“我没事,就是今日要见那么多人,不免有些紧张。”苏璎宁安慰小环道。
小环心中一下疑惑了:[娘娘新婚那夜不是连陛下和皇后娘娘都见了吗?那日的人不比今日少啊!]
两人正各怀心事呢,突然就听到了几个人的对话声。
“苏璎宁那蠢货也不照照镜子看看她那样!要不是仗着她哥哥在西北战事中立了几次战功,这太子妃之位也轮得到她!”一个尖锐酸溜的女声喊道。
“明月妹妹快别说了。”另一个温婉的声音劝她。
“我们现在是在东宫中,万万不可妄议。被人听见传了出去,会落了口舌的。”那温婉的女子轻轻责怪了一句,又接着说,
“而且,璎宁姐姐为人活泼大方,又与太子殿下情投意合,得到太子妃之位也是自然的。”
“活泼大方?”尖锐女声满是质疑,“也就亏得姐姐你心地善良,看谁都是好人。她那哪是活泼大方啊,分明就是个刁蛮的泼妇。”
“我看柳姐姐你才是最适合嫁给殿下做太子妃的人!苏璎宁那蠢货除了长得好看点一无是处,不知她如何当得起太子妃之位。就她那样,给姐姐提鞋都不配!”
“明月妹妹......”柳一涔微低着头,轻扯了一下萧明月的衣服。
萧明月侧头一看,正好对上了苏璎宁的眼神。她明显被吓了一跳,但很快还是摆出了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说:“我还当时是谁呢,原来是太子妃娘娘啊。”
“知道是太子妃娘娘还不快行礼?”
小环毕竟是跟惯了苏小姐的人,嚣张的气焰说来就来。再加上她方才如此说苏璎宁,小环心中就更是气不过了。
“参见太子妃娘娘。”柳一涔和她身边的丫鬟们都欠身行了礼。
“参见太子妃娘娘。”萧明月一脸不屑地微低下了身,语气阴阳怪气道。
“大胆!区区一个郡主,也敢对我们娘娘如此无礼!”
听到小环如此说时,苏璎宁也怔了一下,没想到平日在她面前乖乖巧巧的小环,竟也有如此有气势的一面。
“罢了小环,再说就得丢了皇室的脸面了。”苏璎宁淡淡瞥了眼萧明月,悠悠道,“被疯狗咬了,也不能咬回去啊。”
说完,苏璎宁又假作皱眉,侧眸对小环说:“改日与吕公公说,东宫门禁再森严些,别什么闲杂人等都放进来。”
“你——”萧明月指着苏璎宁的鼻子气急败坏。
柳一涔赶紧将她手拉了下来,对她轻轻摇摇头,然后转过身对苏璎宁说:“明月郡主还小,口无遮拦,希望姐姐莫要怪罪于她。”
柳一涔一脸诚恳和善地劝说,任旁人看了都会心软几分。
然而苏璎宁知道,眼前这个人,正是本要将她毒死,再一步步权谋宫斗走上皇后之位的人。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如表面看到的那般善良。
苏璎宁轻笑了一声后道:“本宫与横冲直撞的东西有什么可计较的。”而后又转头看向柳一涔,“不过,你叫本宫姐姐,好像不太合适吧。”
说完,领着小环头也不回的走了。
背后传来了一阵萧明月在心底破口大骂的难听之词,苏璎宁却觉得听得极爽。
旁边的小环眼睛都亮了:[哇!娘娘久违的骂人!就是比以前温柔多了.....不过,瞧刚才那明月郡主的样子,真爽!]
苏璎宁:......
她不过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罢了啊。
不过,小环这丫头倒是了得。
“小环,方才表现不错嘛!”苏璎宁颇为满意地拍了拍小环的肩膀。
听了娘娘夸奖,小环一下面露娇憨之态:“都是娘娘教的好***嘿。”
“以后,咱们不该嚣张的时候不能嚣张。该嚣张的时候,绝对不能怂,知道了吗!”
“知道了!”
话音刚落。
“哟,是皇嫂在此啊。”
苏璎宁闻声回头,看到是二皇子,差点当场去世。
刚送走只母老虎,又来了头公狮子!
“臣弟,见过皇嫂。”二皇子身子是微弯的,眼睛却一直是盯着苏璎宁看的。
“皇嫂,别来无恙啊。”二皇子眼神风流地看着她,“嫁与皇兄后,皇嫂便忘了臣弟这个故人不成?”
苏璎宁崩溃。
好的呢,又可以开始全新的表演了。
“怎么会忘了呢。”苏璎宁一下变脸,谄媚地看着二皇子。
[哼,看来这蠢货,现在仍是被本王迷得五迷三道的嘛,那日,许是碍于顾翊钧那厮在旁边才不得不与本王作对。]
苏璎宁让小环和二皇子身边的小厮们先去一边侯着,然后扯着二皇子就往一片较为隐秘的假山那边走。
二皇子见苏璎宁扯着他的衣袖就往下拉,连忙又把它扯了回去:[这个女人要对本王干嘛?]
[......]
[罢了,为了大计,出卖色相就出卖色相吧!]
苏璎宁差点要吐血。
到假山那边后,二皇子提起了胸膛,一脸的英勇就义。
苏璎宁:.....大哥,您真的、想多了。
瞬而,她一脸认真道:“二郎,那日你让我行的大计我未能成功实施。如今,你可有下一步计谋?”
[之前叫她给顾翊钧下毒都是满脸拒绝,如今竟主动问本王有何计谋?不会是顾翊钧让她来的吧。]
“皇嫂的话,臣弟听不懂啊。本王能有什么计谋呢。”二皇子装出一脸疑惑地问她。
苏璎宁没料到他会如此否认。
难道,二皇子这么快就信不过她了?
看他也不像是会透露什么的样了,苏璎宁索性胡言乱语道:
“那日要去城外狩猎,皇弟不是说有计谋要射中跑的最快的那头鹿吗,现下可有法子了?”
二皇子已不信任她,苏璎宁连称呼都改了,正好与他撇清关系。
[这蠢货在胡言乱语些什么?]
“哦!皇嫂说的是此事啊,臣弟暂时没想到什么计谋。”二皇子竟也接了她的话胡诌道。
苏璎宁:......
顿了会儿,他拱手道,“若皇嫂无事,臣弟便先行告退了。”
.
两人先后离开后,假山后方缓缓走出了两个人.....

甜蜜的炼金术穿成太子妃后有了读心术免费阅读

甜蜜的炼金术第13章 恶人打脸
“子卿,方才那人,不是二皇子吗?”
假山中,一白衣男子和顾翊钧缓缓走了出来。
白衣男子名萧裕纶,是户部尚书之子,长顾翊钧几岁。和顾翊钧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几年前中了科举到地方为官了,近日刚刚调回京,正巧赶上了这个宴席。
二人正边走边叙旧,没想到竟意外地听到了二皇子与苏璎宁的对话。
顾翊钧冷哼了一声后正要作答,两人就看到苏璎宁正望着池塘里的鱼发呆了。
萧裕纶疑惑地看了一眼顾翊钧,又看看苏璎宁。
小环看见来人,赶紧戳了戳苏璎宁。苏璎宁回头一看见是顾翊钧,忽地一惊:他怎么会在这里!旁边那人又是谁?
完了完了,刚才的话不会被他听到了吧。
“你怎么在这儿啊!”她心里发虚,但还是强装出了镇定的模样。
顾翊钧不作声。
安静了片刻,旁边的萧裕纶见场面有些尴尬,赶忙打圆场:“哦,我与子卿多年未见,方才在这园中叙旧,不巧碰见姑娘,无意打扰。”
苏璎宁打量了一下萧裕纶,发现他一副书生的模样,不过长得倒还算俊俏。
“你是谁啊?”苏璎宁问道。
萧裕纶听了问话,礼貌地作了个揖,答道:“在下翰林院侍读学士萧裕纶,不知姑娘是——”
“这是太子妃娘娘!”
苏璎宁还没来得及作答,小环就仰起头一脸得意地说道。
萧裕纶听了后急忙行礼:“在下不知是太子妃娘娘,多有冒犯。”
而后又看向顾翊钧,用眼神问道:你方才怎么不和我说啊?
顾翊钧也眼神答道:你又没问孤。
苏璎宁见顾翊钧如此,知他肯定是听到她方才和二皇子的对话了,一时心慌,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于是,索性装作什么都不知,走到顾翊钧身边讨好道:
“宴席就要开始了!我们快点过去吧!”
顾翊钧垂眸睥了眼苏璎宁拉着他的手,眸中闪过转瞬而逝的异色,也没有甩开她,任由她拉着走。

天色已渐渐变黑,大家都已到得差不多了,宴席马上就要开始。
这时,萧明月突然高声喊道:“诸位兄长姐姐们还请看过来!”
见众人都看过来之后,萧明月一脸炫耀地说道:
“我这里有一副大师作的画,是前几日高价买回来的大师原作。宴席前,不如一起先品品画,以助雅兴啊。”
说罢,一脸得意地示意身边的几个丫鬟拿出那副“大师之画”。
众皇子公主们见画摆好了,纷纷好奇地凑过去,而后又一个个迎合赞叹为“旷世奇作”啊“当世无双”啊的。唯独顾翊钧看了后,轻笑了一下便走开了。
苏璎宁禁不住好奇,也要往上凑了看看。
萧明月在旁边一脸轻蔑地望着她:[此等名画岂是你这种粗鄙浅陋的女人看得懂的?]
苏璎宁也懒得理她,踮起脚凑上前一看:这不是东宫的正宫中挂的那副《千里江山图》吗?
小环之前说过,他的爹爹苏将军与这幅画的画师——天下闻名的欧阳偲溯是至交。在一日二人议论民生之事时,欧阳大师有感而发,一蹴而就了这幅《千里江山图》。
苏将军将这幅画送给了苏璎宁做嫁妆,与太子的身份正好相符,顾翊钧便命人将它挂在东宫正宫中了。
眼前这幅明显试是赝品,大致轮廓与原作相像,也有几分水准,但是细节之处过于粗糙,明显是想临摹出来却没有抓住精髓。因此,与原话完全是两种感觉。
原画用色巧妙,细节之处及其生动,整体尽显大气磅礴之势;而这幅,更像是某一处山间野壤的风景图。
苏璎宁退出人群,冷笑了一声:“这不是欧阳大师当年描摹的《千里江山图》吗?”
萧明月没想到她竟然能认出来,鄙夷地回了一句:“太子妃娘娘好眼力啊,正是。”
“本宫记得,这画是十年前国画大师欧阳偲溯所作。”
“没错。”
众人碍于矜持,虽不说话,心中却也满是质疑:
[太子妃竟然能认得画?]
[不会又是为了出风头胡诌的吧。 ]
[.....]
“这画,好像在东宫中也有一幅。”苏璎宁说话也不紧不慢。
众人一听,一个个脸上满是疑惑,萧明月更甚。东宫有一幅,那若要辩驳的话,岂不是在与太子争。于是,一时不敢说话,众人也替她捏了把汗。
苏璎宁见她不说话,又轻笑了一声,边踱步边说道:“我爹爹与欧阳大师是二十多年的故交了,大师画完后当时就送给了爹爹。明月郡主这幅‘原作’,似乎水准失了不少啊。”
此时,苏璎宁已踱到了萧明月面前,她靠近萧明月,轻蔑地望着她:“若是让懂画之人传了出去,岂不是要坏了欧阳大师在天下的名声。到时欧阳大师找到郡主过问,只怕会.....”
萧明月听说这画不是太子的后,心一下宽了不少。这画是她前几日画重金才买下的,原本只是想在宴席上出一出风头,没想到苏璎宁竟说是假的。
萧明月认定她是在胡诌,便一下底气又回来了:
“你胡说!这是我前几日在画市花重金买下的,怎么可能是假的。”顿了一会儿之后,萧明月又说:
“你我说了不算,不如,就请在场的宫廷画师一鉴便是!”
听萧明月这样一说,众人纷纷一副看戏的模样,在一旁双手抱胸津津有味地看。
于是,萧明月走到今日记录宴席的宫廷画师身边,在旁人看不见的情况下悄悄对他说了几句话,那画师脸上闪过一瞬的惶恐,而后又恢复正常,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众人纷纷让开让宫廷画师看画。那画师左瞄瞄,右瞧瞧,观察了有一刻钟之后,转过身来对萧明月和苏璎宁说:“回娘娘和郡主的话。此画,确实出自欧阳大师之手。”
众皇子公主一听,开始渐渐议论起来了。
[太子妃想出风头想疯了吧,什么都不懂就乱说。]
[呵,这下出丑了吧。]
七公主本就与苏璎宁有过节,这下看到苏璎宁当场被戳穿,心中更是不屑,嗤了一声道:“太子妃不懂就不要装懂了嘛,宫廷画师都说了此画是真的。”
七公主话头一起,平日里看不惯苏璎宁的几个朝中重臣家的小姐们也纷纷附和,一个个都想看苏璎宁难堪的模样。
苏璎宁心下正想着要怎么反击这些女人的时候,一直在一旁默不作声的顾翊钧突然开了口。
“东宫中有不少欧阳大师的画作,孤平日里也爱赏画。此画,确实不是出自欧阳大师之手。”
而后,又说了一大通眼前这画与欧阳偲溯画作风格的不同之处,将细节、用料之处的不少毛病一一指了出来,出口成章,众人听得纷纷咋舌。
顾翊钧从小饱读诗书,更以博学闻名,而今头头是道地讲出这画的缺漏之处,便可以断定这画百分之百是赝品了。
苏璎宁看顾翊钧说起来一道一道的,心中不禁有些敬佩他,扯了一下他的衣袖夸他:“哇,不错诶!”
顾翊钧不理她,从她手中扯出了自己的衣袖。
一旁的萧裕纶也跟着说道:“在下曾到过苏将军府上,确实看到苏将军与欧阳大师相交甚好。想必,欧阳大师定不会将一幅假画送予至交吧。”
这下,话风又转到萧明月身上了,大家纷纷低头私语,嘲笑萧明月出风头不成反被人取笑,都觉得她丢死人了。连平日里与她玩的不错的几位小姐,都特地站得离她远了些。
萧明月见众人这样,一下羞愤不已,当场就将那副赝品撕烂,气冲冲的坐到了席位上。方才那位被拉出来当挡箭牌的宫廷画师,也默默退了下去,回到人群中。
“也不知,这宫廷画师是实在水平拙劣,还是有意欺瞒呢?”
苏璎宁眼神讥诮地看向想要趁乱糊弄过去的画师,众人一下又将目光投向了他。
那画师见状,整个人都吓得发抖:“回...回娘娘...是明...”
萧明月见他要把自己供出来,赶紧断喝:“大胆!小小画师竟说假话欺骗皇子,来人啊,快将他的嘴堵上,赶紧带下去择日问罪,别扰了今日的宴席。”
苏璎宁正要上前去阻止,却被顾翊钧一下拉住了:“现在还不是时候。”
确实,萧家在朝中虽远不及苏家,但也是有些话语权的,所以才敢当着太子的面就让自己的侍卫将人带走。现下,苏璎宁心中虽着急也无用了。
不一会儿,宴席又恢复了平静。苏璎宁再一次斗胆扯了扯顾翊钧的长袖:“方才真的谢谢你,帮我解了围!”
“不必。孤只是说出事实罢了。”说罢,再一次甩开了苏璎宁的手,回到宴席正位中了。
这一番,众人都看在眼里:
[看来,太子也不喜欢这刁蛮的女子啊。]
[今日倒是让她出了风头,看她那一脸小人得志的模样。没点太子妃的样子。]
苏璎宁这十几天来听得难听的话也不少了,虽心下还是略有些不***,却也习惯了一点。
于是,长舒了口气,心中自嘲:看来,全天下都知道她太子妃不得宠啊。
而后,又走到顾翊钧身边的位子上坐下了。
宴席还未开始,热闹看过了,众皇室或朝臣子女又纷纷找起了自己的好友们扎堆叙旧。
当然,在座的各位里只有苏璎宁的对头没有朋友。因此,她也只能端坐在位子上,假说自己记性不好,让身旁的宫女一个个地给她介绍。

小说推荐

穿成太子妃后有了读心术 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小说含蓄蕴藉,如泣如诉,以细腻的笔触拨动读者的心灵,曲终掩卷,回肠荡气,余韵绕梁。

甜蜜的炼金术,甜蜜的炼金术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